發文作者:Josaphat Tam | 十二月 28, 2007

Nearer My God to Thee

看過鐵達尼展覽館,看見一件件打撈的物件和仿照的甲版造型,令我們好像置身在該艘輪船上,令人感受良多:自驕自傲的西方社會踏入二十世紀,富裕階層和平民均以為自己有多了不起.

諷刺的是在這"世界之最"又被喻為"practically unsinkable"的Titanic沉沒之時,才是最近神的地方(死).我們的世界就好像鐵達尼郵輪.生死之際人能靠誰呢?巨輪沉沒,誰能上救生艇?

隨船樂隊奏起"Nearer My God to Thee," 相信是因為這是他們的隊長留給自己喪禮用的詩歌.他到最後一刻仍決定忠於崗位,感動其他要走的隊員一同留在船上,在慌忙亂走的乘客面前演奏這曲.幾十年後這隊長被打撈時身上仍攬著這小提琴.今天這船上"至死忠心"的信徒(啟二9)在哪裏?(聽演奏是乘客唯一的娛樂,當時演奏的目的是令乘客冷靜下來,今日的基督教會否也淪落成只令人平靜一點的音樂?)
Nearer my God to Thee scene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Titanic tragedy(有不少照片和展館的相同):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志超=Mr. Goldenberg  麗琪=Mrs. Hocking

our Titanic boarding passes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分類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